喵喵试看app下载

远远看去,中央公园里的红叶似乎更多了,景色也变得更加美丽了,令人赏心悦目!

时隔几天之后,叶天和贝蒂再次回到了这个熟悉的街区、看到了熟悉的景色,一切都那么美丽、那么动人!

与几天前离开这里时不同,再次返回纽约的他们,已经是合法夫妻了,一起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并将继续携手走过余生、白头到老!

车队沿着第七大道疾驰而来,很快就行驶到第七大道和110街的交口,然后左拐上了110街,径直向前方的公寓楼驶去。

刚一进入110街,叶天就远远看到,自己那栋公寓楼前围满了媒体记者,一个个早已占好位置、架起了长枪短炮,就等车队抵达呢!

除了众多媒体记者,现场还有很多围观者、以及维持秩序的纽约警察,路边停着四五辆警灯闪烁的金牛座警车。

昨天提前返回纽约的科尔、以及其他一些安保人员,则在公寓楼前拉起了一道警戒线,警惕地盯着周围的情况。

对于公寓楼前的这种情况,叶天早有预料,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,丝毫不足为奇!

如果哪天这里没有媒体记者蹲守,那才是怪事!

刚才在来的路上,科尔已经提前通报了公寓楼前的情况,大家也有心理准备。

看到公寓楼前情况的同时,叶天也打开了无线隐形耳机的微型麦克风,然后通过麦克风沉声说道:

“马蒂斯,通知所有伙计们,停车的时候,所有车辆首尾交错相接,利用车身挡住那些媒体记者的视线,也挡住中央公园看过来的视线。

清纯碎花裙可爱妹妹清凉悠闲惬意写真

然后把准备好的雨伞拿出来,交给我的家人们,我可不想自己家人暴露在那些媒体记者的相机镜头前,那没有任何好处,要尽量避免“

话音落下,马蒂斯的声音立刻从耳机里传了过来。

“好的,斯蒂文,我这就通知伙计们,尽管放心,那些媒体记者拍不到任何东西,更别想拍到你家人的照片“

叶天轻轻点了点头,然后继续接着说道:

“科尔,你跟那些媒体记者沟通的情况怎么样?他们愿意配合吗?现场安情况怎么样?”“

“斯蒂文,我们跟公寓楼前的所有媒体记者、以及所有围观者都沟通过了,并警告了那些家伙一番,让他们不要把镜头对准你的家人。

从表面上看,那些媒体记者和围观者都点头同意了,表示愿意配合,不会拍摄你家人的照片,但咱们最好还是小心一点,以防万一!

至于现场安情况,你尽管放心,不论空中还是地面、以及对面中央公园里的森林,都在我们的监控之下,暂时没发现任何安隐患“

科尔的声音从耳机里传了过来,通报了一下情况。

与此同时,守在公寓楼前的众多媒体记者、以及那些吃饱了撑着的围观者,俱都发现了疾驰而来的车队,现场顿时就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
“伙计们,快看,斯蒂文那个家伙回来了,还是那么大场面,甚至比前些日子离开纽约时的场面更大,行事作风还是那么高调张扬!“

“毫无疑问,那枚璀璨夺目的艳彩蓝钻戒指,‘贝蒂之蓝’,肯定被斯蒂文和贝蒂带回了纽约,不知道咱们是否能有幸欣赏一下!”

就在人们热议不止的同时,现场众多媒体记者纷纷举起手中的相机和摄像机,对着车队就是一阵猛拍,快门声急骤如雨,响成了一片。

转眼之间,这支庞大的车队已行驶到公寓楼门口,然后迅速降低速度,各个车辆首尾交错相接停在了公寓楼门口的路边。

空中随行而来的那两架中型直升机,也同时抵达了这里,呼啸盘旋在公寓楼和街道的上空,担任空中警戒!

车队刚一停稳,马蒂斯带领众多安保人员就率先下车,跟提前来到这里的科尔他们汇合一处,共同警戒了起来。

紧接着,叶天和贝蒂、还有大卫和安德森,相继从车里出来,站在了公寓楼前的人行道上。

他们刚一出现,人行道南侧警戒线之外的几位媒体记者就看到了他们,并迫不及待地开始高声提问。

“中午好,斯蒂文,我是《纽约时报》的记者,首先祝你新婚快乐,教皇大人已经来纽约了,请问你们什么时候交接那两幅顶级艺术品?”

“斯蒂文,中午好,我是nn的记者,据传说,在你举行婚礼之前的那个晚上、在欢迎教皇的晚宴上,你跟教皇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谈。

参加那次会谈的,据说还有美国总统,你们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会谈了将近一个小时,能不能给大家说说,秘密会谈的内容是什么?“

听到这些询问,叶天立刻转头看了看那些打了鸡血一般、兴奋异常的媒体记者,并冲那些老朋友轻轻点头打了个招呼。

但是,他并没有回答那些媒体记者的提问,现在不是时候。

点头示意完毕之后,他伸手从车内拿出两把黑色雨伞,一把自己拿着、另一把交给了贝蒂。

“砰砰”

两把黑色雨伞相继打开,立刻遮住了那些媒体记者的视线。

紧接着,他和贝蒂一起动手,亲自将爷爷奶奶从总统一号防弹suv的后排座位上接下来,落地站在了人行道上!

与此同时,坐在前后各辆车里的家人、以及马修和伊芙琳,也相继从车里下来,推着行李就向公寓楼门口这边走了过来。

无一例外,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打着一把黑色雨伞,彻底遮住了自己的面容。

再加上那些尺寸suv和g商务车的高大车身遮挡,聚集在公寓楼前的媒体记者和围观者,几乎不可能看到他们的面容,更别提拍照了!

看到这一幕、看到那些黑色的雨伞,众多媒体记者和围观者顿时都傻眼了,一个个目瞪口呆地愣在了原地,满眼的不可思议。

斯蒂文这混蛋简直太狡猾了,居然能想到这种损招,真是没治了!

说话间,所有家人就已来到公寓楼门口,跟叶天他们汇合在了一处。

还未等站稳脚步,老爸就伸手向外一指,面色凝重地问道:

“小天,那些媒体记者和围观者是怎么回事?婚礼都结束两天了,这些家伙怎么还追到家门口来了,简直无孔不入啊!”

叶天却轻声笑了笑,表情异常轻松地说道:

“您甭搭理那些家伙,只要我回到纽约、并待在这里,那么这栋公寓楼前就长年累月地守着一大批媒体记者,还有执勤的纽约警察。

对于这种情况,我和贝蒂早已司空见惯,也习以为常了,公司里的安保人员也一样,要是哪天这里没有媒体记者了,那才是怪事。

事实上,今天守在这里的媒体记者并不算多,估计是因为教皇驾临纽约,很多媒体记者都去采访报道教皇了,所以没有赶来这里“

话音还未落下,小姑已表情夸张地低声惊呼起来。

“我没听错吧?小天,这么多媒体记者和围观者,居然还不算多?我是看出来了,你小子活的真是太高调、太张扬了,比传说中更甚!”

“好了,甭搭理这些媒体记者了,他们爱在这里守着,那就继续守着吧!咱们进楼,大家去看看我和贝蒂的家,顺道认个门!”

说着,叶天就走上前去,打开了公寓楼的大门,将家人们一个个让进了楼里。

随后,他又叮嘱了大卫和安德森几句,让他们去应付众多媒体记者,又让马蒂斯带领手下的安保人员,稍后将大家的行李搬上楼。

安排完这些事,他才走到总统一号防弹suv车旁,从里面取出一个钛合金便携式保险箱,拎着保险箱走进了公寓楼!

那个保险箱里装着什么东西?所有人都能猜得到。

必定是贝蒂在婚礼上佩戴的那些璀璨夺目、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,其中就包括那颗顶级艳彩蓝钻‘贝蒂之蓝’。